星期

2019年11月28日

把意識放在網盤里就能獲得永生?沒那么簡單

2019-10-24 14:13:46 來源:互聯網 閱讀:0

把意識放在網盤里就能獲得永生?沒那么簡單把意識放在網盤里就能獲得永生?沒那么簡單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任志方

在不久前剛剛結束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百度CEO李彥宏表示,人工智能不僅不會毀滅人類,反而可以讓人們獲得“永生”。 每一個人說的話,干的事,甚至你的記憶、情感、意識等都可以數字化存儲下來,放在網盤或者其他的云端。然后機器可以學習出來你的思維方式,遇到新問題,通過技術進行現實還原,這樣就可以與后人進行超越時空的對話。

這樣的情景未來真的能實現嗎?

超人類主義在作祟

李彥宏的觀點其實一點都不新鮮。

多年前,未來學家庫茲韋爾、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以及神經科學家蘭德爾·科納等人就曾提出過類似預言,既然人類的意識類似于電腦軟件,那么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將人類的意識上傳到計算機中,通過電路我們將獲得超強的智力,甚至很有可能不朽。這個概念啟發了一步反烏托邦電影《超驗駭客》。這部電影由約翰尼.德普主演,他在其中扮演了一個類似庫茲韋爾的科學家,其意識被載入到了互聯網中,結果給人類帶來了毀滅性的后果。

一直以來,人類就幻想能擁有不死之身。這個古老的愿望,正與現代高科技結合在一起,演變成了“超人類主義”概念,該理論認為,科學技術將為人類提供一種未來派技術,使人們超越當前人類生理形態,將人類大腦意識上傳至計算機,實現人類數字化永生。

這種最顯著的超人類主義方法有望改變人類生理狀況,將人的大腦意識轉變成為數字化數據,并且“上傳”至無限強大的計算機系統。這可以讓人們生活在一個無限虛擬體驗的世界,并且獲得數字化永生。然而超人類主義者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意識的復制和上傳存在著一些不可超越的障礙。

從最基礎的部分開始,要實現大腦意識的保存,必須先有一張“圖”,關于意識的載體—大腦的圖。要在電腦中重構意識,我們得先理解這個由無數神經細胞連接而成的意識載體是如何運作的??墒?,人腦是一個恢弘的神經網絡,由將近1000億個神經元以及數量相近的神經膠質細胞彼此連接而成,真的可能將它復原到計算機里嗎?

2015年洛桑瑞士聯邦理工學院的亨利·馬克拉姆教授宣布,人類首次成功用計算機真實模擬了一個含有207種亞型、共計約3.1萬個神經元的大鼠神經網絡。

他們把大鼠的大腦取出來,切成許多薄片,檢測每一個薄片中的每一個神經元的形態學特征、分子生物學信息和電生理學特性,然后利用這些信息在計算機中逐一重構出這些神經元,再把這幾萬個虛擬神經元像拼圖般按原樣拼成神經網絡—用堆砌無數人力物力的“體力活”,去研究“腦力活”的中樞。這個模型也使他們得以預測超過2000種突觸連接的解剖學和生理學細節,而此前只有大概20種突觸連接類型進行過實驗測量。

不過,聽起來模擬3萬多個神經元的確很了不起,但是面對擁有幾百億神經元的人腦來說,這仍然不過是滄海一粟。更何況,這項工作也只是建立在大鼠的體外大腦切片之上。與活體大腦相比,這樣的模型還存在不小的差異。

為何會把大腦當計算機

為什么科學家們研究討論大腦時,會把它當成計算機?人工智能專家喬治·扎克達基斯,在他2015年的著作《我們自己的形象》中,描述了人類在過去2000年里使用過的用以解讀人類智能的6種不同的比喻。

最早的一個,是《圣經》中所記載的故事。人類由黏土或泥巴造出,再被智慧之神賦予了精神。這個“精神”解釋了我們的智能——至少從字面上說是這樣。

公元前3世紀水利工程的發明,引領了人類智能液壓模型的流行。這個觀點認為,人體內不同液體的流動——“體液”——可以為我們的身心功能做出解釋?!耙簤耗P汀边@一比喻持續了1600多年,在此期間始終阻礙著醫學的發展。

到了16世紀,由彈簧和齒輪驅動的自動裝置被設計出來,這鼓舞了勒內·笛卡兒等著名思想家。他們相信,人類是復雜的機器。到了17世紀,英國哲學家托馬斯·霍布斯認為,思維來自于大腦內部小型的機械運動。到了18世紀,電學和化學領域的新發現帶來了人類智能的新理論——本質上主要還是一個比喻。19世紀中期,德國物理學家赫爾曼·馮·亥姆霍茲受到通信領域研究進展的啟發,把人腦比作了電報。

在計算機技術出現沒幾年的20世紀40年代,大腦就被說成是像電腦一樣運轉,大腦本身扮演了硬件的角色,而思想是它的軟件。1958年,在數學家約翰·馮·諾依曼的短篇著作《計算機與大腦》中,這一思想得到了最終體現。馮·諾依曼直截了當地指出人類神經系統的功能“表面看來是數字的”。盡管他也承認,對于大腦在人體推理和記憶中到底扮演了何等角色,我們幾乎一無所知。他做了個比較,把那個時代計算機器的部件和人腦的部件一一對應起來。

在計算機技術和大腦研究領域持續發展的推動下,各個不同領域的專家都在為理解人類智能做出雄心勃勃的努力。而這一切都扎根在“人類就像是電腦般的信息處理器”這種觀點上。目前有成千上萬的研究者,消耗了數億資金在從事這項工作,他們寫出了大量的文獻,包括技術文章和主流書籍。

以2013年出版的雷·庫茲韋爾的《如何創造思維:揭示人類思維的奧秘》為例,他在書中推測了大腦的“算法”,大腦“處理數據”的方式,以及從表面來看大腦結構如何起到集成電路的作用。

越來越多的可穿戴設備,和人造器官已經開始成為我們身體的一部分,智能設備“義體化”看上去已經是大勢所趨。我們也越來越習慣地借助虛擬助理設備為我們的行為做出決定:聽歌、接受新聞推送、選擇飯店和確定交通路線。

最新的科技已經觸及到意識的載體——大腦。人工海馬體和意識芯片,已經開始能夠幫助腦萎縮的人承載一部分意識。而俄羅斯一位富豪投入巨資,進行意識上傳的研究,試圖為自己實現一種永生的路徑。

另一種新奇的思路

和利用電腦再造一個人類大腦不同,美國初創公司Nectome在探索另一條新的途徑,他們提倡對人實施安樂死,并通過“上傳大腦”將思想實現永久的數字化保存。2018年3月,頂級科技評論期刊《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曾對這家公司做了詳細的報道。

Nectome公司通過防腐和低溫結合的方法保存大腦。這種冷凍法的第一步就是把一種名為速效固色劑戊二醛的藥劑(目前常被用作極強的消毒劑)快速注入大腦組織,凝固突觸、防止腐爛,這一步也是區別于其他保存方法的關鍵一步。第二步則注入高濃度的乙二醇防凍液,以防止大腦結成冰晶。該公司表示,冷凍后大腦可以在零下135攝氏度的條件下成功保存幾個世紀。

《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報道中曾提到,這種技術對保存全腦相當有效,保存精細到納米級別,包括連接組,即由眾多神經元突觸所構成的網絡。有些人猜測,這樣一個“神經連接體”可以留住一個人的記憶信息。

不過,這種保存法面臨的第一道難題是這項工作是“100%致命”的。也就是說,Nectome公司啟動大腦保存工序前,需要首先獲得一個新鮮大腦,因此他們提倡對患者實施“安樂死”,并在患者仍然存活的情況下將防腐混合液從頸動脈泵入患者體內。因此,研究者提出,大腦保存應該在那些一息尚存的臨終病人中去啟動,這樣可以確保大腦足夠新鮮。

文章發表后,質疑之聲也隨之而來。一些該領域的研究者認為,神經科學目前還沒有發展到足夠先進的程度,不能確定是否可以保存所有和記憶以及思維相關的生物分子。也就是說,對于大腦中哪些生物分子與保存記憶、思維相關,目前還是未知?;谶@一點,不能說上述大腦保存技術是有效的。

我們目前還不能直接測量或創造意識?;蛟S有一天,在足夠的生物分子圖譜的基礎上,電腦可以高精準度地模擬神經回路。但目前還做不到這一點,這需要神經科學出現重大突破。


推薦閱讀:葉紫網

陕西麻将群1元2元1分 近期股票下跌的原因 手机十大耐玩单机游戏 新联电子股票 棋牌信誉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网赚暴利项目 北京塞车pk10 精准平特二尾连高手榜 澳洲快乐8预测 鱼乐捕鱼游戏下载